龟老爷

属性:文渣+话唠
放些自娱自乐的文(●'◡'●)ノ♥

【thilbo】特别的日子

“早上好,甘道夫。”

“早上好,比尔博,看起来你今天心情不错。”

“是啊,因为今天是个好日子。”

“哦?”甘道夫好奇地挑了挑眉毛,示意比尔博继续说下去。

“呃,准确来说。。。”比尔博有点紧张,不安地抓了抓马甲的下摆“对我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

“可据我所知,今天并不是哈比人的节日啊”

“确实不是节日,今天是。。。”

“收拾好行囊,赶紧出发!”

索林一声令下,所有人都背上行李开始出发了。

噢,天哪!差一点点就可以告诉甘道夫了,索林你就不能晚几分钟说话吗?!唉。。。不过,现在才早上,还有很多时间,总能找到机会跟他们说的,就当是让我好好想想怎么开口跟他们。作为一个体面的哈比绅士,一定要自然地带出话题,可不能让他们觉得我孩子气呢。

想着想着,比尔博的脸上又挂起了笑容。像是要鼓励自己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脸,背上背包,快速跟了上去。

可是,老天似乎跟比尔博开了个不小的玩笑。一路上都是狭窄崎岖的山路,别说找人说话,连跟上大部队的步伐都让比尔博感到吃力。为了节约时间,午饭也是在山路旁硬塞了些干粮解决的。比尔博渐渐感到不安,这样下去他就没机会告诉别人今天是……

好不容易等到扎营吃晚饭,他知道不能再等了,随便谁都好,一定要把话说出来。他鼓起勇气跟身边的巴林搭起了话,“今天天气真不错,是吗?”

“是的,是的,虽然我觉得等一下会下雨”巴林配合地抬头看了看天。

“……”

“巴林,过来,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路线”

比尔博无奈地扶额,不知该庆幸不用伤脑筋接巴林的话,还是该恼怒索林又一次打断了他。没有沮丧的时间了,他马上又把目标转移到欧力身上。他绝对是适合倾诉的对象,不是吗?比尔博一边想着一边展露了他迷人的笑容,走到年轻矮人的身边。

“嘿,欧力”

“你好,巴金斯老爷”

“你看,其实是这样的,今天是。。。”

“欧力,你也过来,我们需要你做记录”

噢,该死!索林·橡木盾你是不是存心跟我过不去!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阿索格肯定会因为我们的哈比飞贼用眼刀把未来山下之王戳得满身是洞而感谢他,说不定还会送他个半兽人之友的称号!

把自己飘远的思绪拉回来,比尔博又开始物色下一个可以聊天的人,眼睛扫了一圈营地——索林、甘道夫、巴林和欧力正在不远处商讨路线;菲力,奇力被派去摸地形;波佛和朵力,诺力去寻找备用水源和食物;剩下的人还有……目光扫到了德瓦林反着火光的额头,让本来就严肃的矮人又多了几分吓人的气势,比尔博立马打了个寒颤。

不不不不,绝对不行,要是跟德瓦林说,绝对会被鄙视的,嘲笑我的表现不像个战士,甚至不像个飞贼。除了他高傲的鼻孔和一声冷哼,我什么都不会得到,我可不想在这样的日子还被人拿来当笑话。

接着是庞伯,他倒是好说话,只可惜一吃完饭他就蒙头大睡了,他是怎么做到不需要消化就可以睡觉的?不过这可不是我还关心的问题,吵醒一个熟睡的矮人总是不太明智。

那就只剩三个人了,耳朵不好使的欧音和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毕佛,显然都不是好的聊天对象。那答案就显而易见了——葛罗音。

比尔博稍微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确定自己足够体面,便迈开步子走到了葛罗音身边。

“你在看什么?”一个平常而自然的对话开头。

“这是我妻子和儿子的画像。巴金斯老爷你看。”

葛罗音把小小的画像坠子递了过去,比尔博看到了一个年轻版的葛罗音,除了胡子,样貌几乎跟他父亲一模一样。而他的妻子,说实在的,长着胡子的女性不符合哈比人的审美,但以矮人标准,她应该是个十分美丽的女性了。

“你的儿子长得跟你真像”

“可不是嘛,人人都这么说”

“他多大了?”

“才61岁”

“WOW,居然比我还大?虽然我知道矮人的平均寿命比我们长,但他看着还这么年轻真没想到已经61了。我的意思是,你看我才51岁,正确来说是52岁了,可是看着却像他的叔叔。。。”

“我家金雳现在胡子还没完全长好,确实看着有点年轻,等他也有我这样浓密的胡子看起来就好多了。想起来我最后一次在蓝山见到他还不到一年,却像是隔了一个纪元那么漫长……”葛罗音迫不及待地打断了比尔博的话,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他自豪的妻儿,而且显然没有留着到比尔博话里的意思。谈到兴起,葛罗音更是直接搂住了比尔博的肩膀,开始哭哭啼啼,絮絮叨叨。

在被葛罗音“折磨”了两个小时之后,比尔博已经清楚知道了他妻子及岳母所有喜好,他们家的设计布局和小金雳从小到大惹出的各种麻烦,大概足够他为葛罗音写一本家族史了。这让他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比潘多拉的盒子更不能打开的是葛罗音的话匣子!

在葛罗音魔音绕耳期间,其他人已经陆续回来,逐一向索林交代自己任务的完成情况后,开始摆放铺盖准备睡觉了。今天的路程就算对强壮的矮人也是很吃力的,大家当然都想早早地休息。

比尔博意识到再不说就没机会了,于是非常不“哈比人”地甩开了葛罗音搭在他肩上的手。

“抱歉,葛罗音。大家都准备休息了,你也累了吧,不如早点睡,我还要找奇力他们说点事,晚安”

“那好吧,我们下次再聊,晚安了,巴金斯老爷”

绝对没有下次了!比尔博心里暗暗发誓,迅速往营地另一边走去。

“巴金斯老爷!”索林突然发动低音炮攻击,叫停了比尔博。

“有什么事吗?”

“今晚轮到你值第一班”索林故弄玄虚地停顿了一下“希望你别像上次那样睡得不省人事”

“……”

“哈哈哈哈”周围的矮人们立即哄堂大笑,让比尔博羞的恨不得立马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看着比尔博涨成番茄色的脸蛋,索林觉得自己玩笑开过头了。立马用最擅长的眼刀让其他矮人乖闭了上嘴“别吵了,赶紧休息。”所有人知趣地躺下睡觉,就连平时总要跟索林对着干,反驳两句的甘道夫,这次也没发表一下他的巫师理论,就无声无息地躺下了——大概真的是旅途太劳累。

看着迅速倒下去的伙伴们,比尔博知道计划彻底宣告失败,像个被戳了洞的皮球深深泄了口气。

“哎……”

“你有什么不满吗?”索林高大的身影逐渐靠近,把矮小的哈比人整个罩在他的阴影之下。

哪里都不满啊,尤其是对你!

弱弱地瞪了索林一眼,在冲上去揪着他衣领吼两句的图克家想法和乖乖认命的巴金斯家想法之间挣扎了两秒,前者光荣阵亡了。

“没有……”显然口不对心,比尔博摇了摇头,坐到火堆旁,把一头卷发埋到膝盖里,缩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沮丧极了。

“元凶”索林一时间慌了神,满满的罪恶感涌上胸口。

我说错什么话了?还是他不喜欢守夜?难道是我的语气让他觉得我态度不友好?不不不,也有可能是他晚餐吃不饱,闹脾气,他今晚饭量还没到平时一半,看起来好像有心事。还是刚刚葛罗音说了些什么让他不高兴?那家伙三句不离就是家人,肯定是让他思乡了……

伟大的都灵王子那橡木脑袋从未像现在这么富有想象力——把有可能惹恼比尔博的一百种可能性都过了一遍,再设想了一百种哄回生气哈比人的方法——整个过程只耗费了半分钟。

这也许是个机会,他应该会喜欢的,没错,就这么办。索林对自己想出的办法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不动声色地坐到火堆旁。

“你为什么还不睡?不需要劳烦尊贵的未来山下之王亲自看住我这不靠谱的哈比人,到交班前我绝对不会睡着的。”随话附送一记眼刀,比尔博觉得虽然没有索林的有威力,但也足够表达他的郁闷和不满了。

“我不是来看住你的,事实上我是有些话想跟你说……”等待着比尔博的反应,索林停顿了一下。

“说什么?”比尔博挑了下眉毛,心想:今天一整天想跟人说话都被你打断,现在居然说有话要对我说,也真够讽刺的。

“送给你,希望你喜欢”索林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向比尔博。

还沉浸在自己压抑的情绪中,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索林手里拿着什么,却下意识地伸手去接。

“这是……烟斗?”手指轻轻描摩着独特的花纹,一股暖意涌上心头。那是一支精美的烟斗,配上独具矮人特色的装饰,手感好极了。

“我做好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送给你。这虽然不是名贵的材料,但是我亲手雕刻的,希望你……”

下半句话还卡在喉咙里,索林就被比尔博突如其来的拥抱定住了,仿佛电击般让他不能动弹。

“太谢谢你了,索林。我还以为没有人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害我难过得要命。以前在夏尔的时候,总是有很多人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送上他们的礼物和祝福。我可从没试过这么孤独的生日,别说礼物,连句生日快乐都没有,甚至都没人发现今天是我生日。倒不是说我很在意那些,只是……只是……好吧,我是挺在意的。可是,谁不希望被重视呢?尤其是对于自己那么特别的日子。这可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日子,对我来说很值得纪念,当然也想别人跟我那么高兴,得不到祝福的生日就像被人否定了存在意义一样难过。你知道吗,一整天我都试图把这件事透露给他们,可是总被你打断。噢,你肯定是知道的,你故意阻挠,想给我个惊喜是吗?太狡猾了,但不得不说,这真是让人意外,这是我过过最难忘的一个生日了。”

自顾自地把憋了一天的话全都吐了出来,比尔博觉得心情轻松多了。如果此时他稍稍松开怀抱,看看索林就会发现更令人愉悦的一幕——忘记了呼吸,差点让自己窒息而死的索林·痴汉·橡木盾。

但仅剩本能反应的都灵继承人没让他把握这个机会,紧紧把比尔博圈在怀里,把头埋在他温暖的颈窝。哈比人身上混合着泥土和食物的甜美气息终于让索林想起了呼吸。

温热的鼻息喷在敏感的脖子上,一股电流窜上脊梁,全身一阵战栗,比尔博这才发现两个人的姿势都点过于亲密了,连忙拉开距离,把脸别了过去,借火光试图掩饰自己红透的脸。

“你是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尝试寻找话题打破沉默的气氛。

“哦,这是……”

这是个美丽的误会,我可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又怎么会知道呢,那只是一直想送你,却没机会送出手的礼物,看你今晚这么沮丧特意把握机会送给你的。要这么坦白地说出来,比尔博会有什么反应?他可是盼了一整天呢。不,绝对不行。

“这是个秘密。”配上索林威严的脸,这句话的可信度大幅提升,更像是个理由而不是搪塞的借口。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就让你保留这小小的秘密作为回礼吧”

比尔博现在的心情好极了,并不在意索林故弄玄虚,保留些神秘也许更好。想着想着,他又不自觉把地抚摸起了手里的烟斗,如同对待宝物般小心又温柔。

“比尔博,生日快乐。”

索林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海一般深蓝的双眼把比尔博的注意力牢牢吸住,仿佛要把他的灵魂也吸进去。

比尔博的思绪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只有一个人陪的生日其实也不错,如果这个人是索林的话,这就像是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时光,是只有我才看得到的索林……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索林轻声唤回了哈比人的思绪。

“比尔博……”

噢,太犯规了,居然用这么有磁性声音叫我的名字,我快忘记呼吸了!

“谢谢你!抱歉,我分神了,我在想今天的事……你为我做的事,让我非常感动。我从没收过比这更棒的生日礼物了,我真的很喜欢。”

看着满脸幸福气息的哈比人,索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比尔博很认真的询问,但随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我想巴林他们肯定会为你操办生日宴会,不用我操心,你可是矮人王子呢。但我做的甜品很不错,也许可以帮得上忙,为你的生日宴会做点苹果派。当然了,我想你在夺回孤山之前你是没什么心思过生日的,不过这之后你应该会好好庆祝吧。至于礼物,虽然我拿不出矮人喜欢的黄金珠宝,但只要你告诉我,我会尽我所能送你最想要的礼物……”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话似乎是比尔博说给自己听的。

“我喜欢的以及我最想要的……”索林拉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靠近比尔博的耳边轻轻说道“我想那些你都能给我。关于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好好聊一下了,飞贼老爷。”

我?礼物?话说,索林的笑容好像有点危险啊……

FIN


评论

热度(15)